三峡工程“蜘蛛人”:5分钟能徒手攀爬几十米

时间:2019-10-29 18:07:47点击量:72 作者:杨超月

  直径22厘米粗的绳索,绕过崖壁上的锚索,扣在腰间的安全带上,五六个人顺着绳索,贴着悬崖,“倏”地滑下来,在高山峡谷的天地间,凌空而起,腾挪跳跃,闪电如风,如同悬崖上的舞者。

  这震撼得令人窒息的一幕,不是出现在大片中的“蜘蛛侠”,而是在金沙江畔三峡集团乌东德水电站工地,上演着真实版的“蜘蛛侠”,他们凭着飞岩走壁的绝技,经常要在近2000多米高、几近90度垂直的悬崖峭壁上作业,因为他们是三峡工程中的“蜘蛛人”,也被打趣叫“蜘蛛侠”。

  乌东德坝区地处云南、四川菱形构造带,两岸边坡陡峭,高度达1500~1800米,坡度为60~70度。葛洲坝集团乌东德施工局负责人李国建说,“这里高边坡的治理难度和工作量,可以说是水电史之最,在我20多年的水电生涯里没有遇到过。”经评估,施工机械不能近距离到达的悬崖边坡,只能采用“蜘蛛人”专业团队进行人工作业的方案。

  由此,一批特殊的为保障水电大坝施工安全运行的“蜘蛛人”应“坡”而生。  

  今年30岁的龚清洪,脸庞黑得发亮,身材不高,结实敏捷,他干“蜘蛛人”这一行当已经8年多了。因其技术高超、经验丰富,人称“蜘蛛王”。

  龚清洪家里有兄弟姐妹9个,生活负担重,“为了多挣几个钱,就出来干上这一行。”最初,悬空在峭壁上,龚清洪心里害怕,身体发抖,脚打滑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,掌握好身体平衡、学会用力,“感觉和在平地上走一样了”。

  这些“蜘蛛人”的“蜘蛛速度”令人称奇,5分钟就能徒手攀爬几十米,依靠一根安全索,下手落根、足下生风,凌空飞荡中,稳、准、狠地找到支撑点。他们边攀爬,边手脚并用,动作利索地清理坡面乱石、清撬作业,继而完成造孔、插杆、注浆、挂网、喷护作业。

  “蜘蛛人”看似潇洒,但还要随身携带30公斤重的钻机、机具及材料,高空作业对他们的体能是极大的考验。龚清洪说,“蜘蛛人”上岗要过三关:年龄要在25岁到45岁之间;体检合格,不能有心脏病、高血压、恐高症;体重达标,不超过140斤。

  为此,龚清洪一直保持着120斤的标准体重。因为体力消耗大,“我们的伙食标准高,三餐都要有肉吃。”“蜘蛛人”陈昌兵说,“前两年在最陡峭的地方作业时,条件艰苦,没有车辆通行,用马驮也要把食物给我们驮上去。”

  对“蜘蛛人”而言,安全大于天。一根绳索系着一家大小的生存与希望。然而高空作业,命悬一线,危险有时不期而至。

  一次,一个工友在悬空作业中,一块滚石滑落,从天而降,安全帽被砸出个大洞,头上血流如注,他一下昏了过去。周围的工友,凌空荡过来,合力把他急救上来,最终化险为夷。龚清洪一次失足踩滑,把一块石头蹬掉,人悬空无着落,“那回真是吓到了!”

  作为“蜘蛛王”的龚清洪已参加过大大小小不少水电站的高位施工作业,他掰着手指头数:官地电站、锦屏电站、阿海电站、溪洛渡电站。来到乌东德电站已经快4年了。

  龚清洪老家在四川西昌市雷波县,有两个孩子,大儿子在成都念全寄宿制学校,一年得2万多元学费。“我自己兄弟姐妹多,念书都不多,不能再让孩子误了。”让龚清洪挠头的是,儿子学习不太上心,他特意让儿子来了趟工地,看爸爸在“卖命”工作,“希望他能争点气。”

  龚清洪“蜘蛛人”这份工作,往小了说是“养家糊口,给孩子们挣份前程”,往大了说是“乌东德这么大的国家工程,我一个山里孩子有机会做点事,就是再难,也要尽力而为给搞好,这是光宗耀主的大事嘛。”

  在三峡集团乌东德电站,还有一批进行地质勘探、边坡识别的地质工程师组成的“蜘蛛人”团队,这支地质专家“蜘蛛人”不仅有过硬的登山攀岩专业技能,更具备先进、扎实的地质专业知识。他们要在绳索悬挂下,对陡崖上的危岩和危石进行摄影、测量,提供专业数据和分析,被赞誉为“高山作画的地质绘图师”。

  地质工程师景远亮说,即便对他们这样技艺超群的专业人员,高空作业中的危岩和危石仍令人如履薄冰。下降时,危岩和危石由“踩雷”变为“顶雷”;攀岩时,危岩和危石由“顶雷”变为“抱雷”。而令他们骄傲的是,“可能没有哪个行业像我们一样,能用手脚丈量、触摸祖国大好河山了!”

  乌东德水电站从去年3月开始左岸边坡处理,从1135米高层开挖到988米高层,仅用3个月时间,创造了水电工程高边坡处理纪录。三峡集团副总经理樊启祥调研时评价说,地质测绘和边坡支护“蜘蛛人”作业人员的专业态度值得尊重和敬佩,他们对乌东德电站未来的安全施工和运行至关重要。

  龚清洪打算继续当个“蜘蛛人”:“我现在30岁,起码可以干到40岁,到那时乌东德水电站已经建成发电了!”(本报记者 崔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