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村中的神秘编织袋

时间:2020-03-16 18:00:02点击量:126 作者:杨超月

事情要从三起离奇的失踪案说起。

2011年11月17日,内蒙古自治区鄂温克族自治旗大雁镇公安局接到了一起报警电话,一个叫娜日玛的26岁年轻女孩,在两天前失踪了。

11月19日,50岁的石小丽也失踪了,家人来报案时显得非常焦急,因为石小丽从来没有彻夜未归手机也关机的先例。

第二天,49岁的马淑梅也失踪了……

经过警方的调查,娜日玛、石小丽和马淑梅三人之间并不是朋友,也没有什么潜在的亲戚关系,可以说这就是三个毫无关联的陌生人。

因为失踪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,所以来报案的家属只知道她们失踪了,却无法提供失踪的具体时间和位置。

在这三名失踪女子中,只有娜日玛在失踪前曾经留下过一段监控影像。

在旅馆住了两晚后,娜日玛去往一家浴室洗澡,洗完澡后她原本要回到巴彦嵯岗的,但就是在浴室出来到回家的这段路上,娜日玛失踪了。

在她离开浴室没多久,娜日玛的父亲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,电话那边发出了“啊”“啊”的诡异叫声,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娜日玛的父亲再拨回去,虽然显示能打通,但很快就被人挂断并关了机。

荒村中的神秘编织袋

短短4天,连续三起女性失踪案,在这个小镇上掀起了轩然大波,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的宁静小镇,也因为这几起意外变得阴云密布了起来。

渐渐的,小镇上就有这样的传言,那个叫娜日玛的姑娘被人杀害在小镇郊外的一棵松树下。

只是没有人亲眼目睹,也没有人看见过娜日玛的尸体。

尽管只是民众间的传言,警方在得知之后也认为有去实地调查一下的必要,他们说的那个地方就在小镇边上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。

因为是冬天,厚厚的积雪覆盖在松树上,没有抖落的痕迹,雪地里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。

他们所说的那棵松树是一棵樟子松,松树的树干上并没有捆绑的痕迹。

经过多方面的考量,警方认为这个传言是假的,有人将娜日玛杀死在松树下这样的消息是不实的。

荒村中的神秘编织袋

失踪的三名女子手机始终保持着关机的状态,起初警察也怀疑过她们会不会是被绑架或是被骗进什么传销组织,但是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音讯了。

更何况,如果她们中有人侥幸逃脱,在外面零下40度的天气里,也很难存活下来。

因此,警方认为这三名失踪女性,很有可能已经遇害了。

有了这样一个假设之后,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,犯罪嫌疑人会如何处理这3名女性的尸体。

这样的天气,直接在地下埋尸显然不太可能,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。

第一种是犯罪嫌疑人在河面上凿开了一个冰窟窿,将尸体扔进了河里。

大雁镇只有一条大雁河,在警方的细心侦查之后,并没有发现冰面上有被凿开抛尸的痕迹,这种可能性可以排除。

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尸体被藏匿在废弃的房屋里。

荒村中的神秘编织袋

在大雁镇附近还真有这么个废弃的村庄。

之前因为开采煤矿导致这个有1000多名居民的小村子地质塌陷,村子里的人都搬迁去了别处,现在早已因为房屋开裂倒塌无人居住了。

废弃村庄,人迹罕至,怎么看都是一个抛尸的好地方。

但是犯罪嫌疑人肯定不会随意将尸体丢弃在居民的家里,当时因为冬天需要储存大量的食物,居民都会在自己家里修一个地窖。

这些地窖就成为了警方排查的重点区域。

虽然因为自然因素一些地窖已经有塌陷的情况,但是如果犯罪嫌疑人来抛尸的话,肯定会有一些人为的痕迹在其中,警方要找到的,就是这些人为的痕迹。

冒着房屋随时会倒塌的危险,警方在进行了细致的探查之后发现,其中一处房屋的火炕被人挖走了一半的炕砖,而且是最近被人挖走的。

更加巧合的是,在它不远处就正好有一个黑漆漆的地窖。

办案的警察带好氧气设备,深入地窖继续寻找线索,果然在地窖的深处找到了被挖走的那些炕砖。

将这些炕砖小心的清理之后,警方发现在炕砖下面有一个90多公分长70多公分宽的巨大编织袋。

就在此时,在这间屋子的相邻房间,也发现了同款型号的编织袋。

编织袋里装着的东西,已经被冻得很坚硬了,会是警方要找到的那些失踪女人的尸体吗?

荒村中的神秘编织袋

法医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剪开编织袋,一具尸体赫然呈现在人们眼前。

这两个编织袋里装着的,正是失踪已久的石小丽和马淑梅的尸体。

在法医进行尸体勘验之后,发现这两具尸体都有很明显的外伤,其中勒痕和钝器打击的伤痕非常明显。

法医判断,这两具尸体都是被硬物(铁丝、钢丝等)勒颈窒息而死的,而且在死前都有和犯罪嫌疑人搏斗过的痕迹。